·中文 ·English
 
  最新動態
客觀剖析“最牛翻譯”為何層出不窮

  韓浩月(北京 專欄作家)從昆德拉的《生命不能承受之輕》到紫式部的《源氏物語》,從馬克·吐溫的《湯姆·索亞歷險記》到凡爾納的《海底兩萬里》,從列夫·托爾斯泰的《復活》到卜伽丘的《十日談》……被媒體曝光的翻譯作者宋瑞芬,用英法日俄等多種語言,翻譯出了20余本世界名著,被網友稱為“最牛翻譯”。

  單從宋瑞芬的“翻譯成果”來看,即便稱不上“大師級人物”,也堪稱“業界高手”,然而包括翻譯界人士在內,竟然無人聽說過這個名字。如果不是網友的指認和媒體的報道,宋瑞芬或將仍然持續他(她)的翻譯事業,在其名下的翻譯書單上再增加若干世界名著,把這個“最牛翻譯”的笑話搞得更大一些。

  宋瑞芬其實不是出版業的“最牛翻譯第一人”,早在兩年前,同濟大學文化批評研究所學者王曉漁就發現一個叫龍婧的人,4年翻譯23本譯著,而且翻譯領域橫跨文史哲,韋伯、洛克菲勒、培根、尼采等人的著作均被龍婧笑納。當時的龍婧與另一牛人李斯,被合稱為“金童玉女”,成為當年人們嘲笑外文出版之混亂狀況的一大證據,沒想到,兩年后“金童玉女”又出了接班人。 前車之鑒沒能成為后世之師,不知道宋瑞芬本人或者宋瑞芬的制造者是真愚蠢還是拿讀者當傻子,他們在造假的過程中甚至懶到連名字都不想多改一下,哪怕叫宋祥芬、宋麗芬呢,也不至于被網民如此輕易地發現。如此眾多的世界名著譯作使用一個譯者名字,只有一種道理可以解釋得通,那就是編譯者或出版方想打造一個品牌,讓宋瑞芬具備購買號召力,但卻忽略了這樣一個事實:沒有真才實學,就算宋瑞芬將剪刀和糨糊用得再熟練,也不過是個蹩腳的工匠手。
 宋瑞芬出了事,與之相關的人員也急忙推脫責任,宋大師譯作曾經的責任編輯稱,“已不太清楚是不是這套書的責編了”,還稱“自己沒有拿過樣書”,一名責任編輯沒拿到過自己責編圖書的樣書,這樣的搪塞之詞真的很拙劣;出版宋大師譯作的書商更可笑,連宋大師是“北京師范大學外語學院的教授”的謊都敢撒,殊不知記者會將求證電話打到北師大去,而北師大從退休到在職人員中均無宋瑞芬此人的事實,也一舉揭穿了這個造假團隊以連鎖經營方式、打造假名牌的行徑。

股票短线买卖技巧